孤独的灵魂影子Ghost

咸鱼画手一枚,日常冒泡和抽风(是神经病没错了)不要被我吓到哦
应该会不定期更新一些奥或者来打和平时练笔的线稿(明明是草稿)当然还有文
不会画画,上色废,日常文风画风突变
绘画工具不足或有限,所以成品可能达不到想要的效果请见谅,求轻喷。
大概经常会被负面情绪笼罩,作品也会受到影响,希望不要影响到各位小伙伴们的心情,就当是我在抽风好了……(明明就是!)
卡面来打平成系列还在补番中,不过这不耽误我产粮
【是个挺好说话的人,有事可以私信我】
【虽然觉得自己应该没资格说但还是想说一下:未经允许禁止转载(可以私信我哒,商量商量再说)】
【还有欢迎同好勾搭!(๑>ڡ<)☆QQ:837583625】
最后,我吃定水晶组了!谁都不要拦我我要吹爆他们!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可爱!!(突然癫狂)(抱团疯狂打滚)我不管我一定要产水晶组的粮!!
【妈妈你看这个人又在发疯了_(:з」∠)_】

哈哈哈,这才是真·迷妹

(ಡωಡ)

这位护士小姐姐的表现过于真实(´▽`)ノ♪

“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我!”

护士小姐姐骚操作hhh

我已经笑到肚子疼了hhh

(/≧▽≦)/

就是想试试勾线笔还能不能用

结果回过神来就变成这样了……

随便画画而已

另外人物脚底下那个是……是人脸……?

大概不小心画错了hhh

_(:з」∠)_沉默

最近两天画的表情包

同学要求画的

突然感觉我被他们发觉了画表情包的潜力……

_(:з」∠)_咸鱼

啊,最近感觉异常的累啊……
睡觉时间根本就是大于零小于五
连休息的时间都没了
拿起笔就感觉我在批阅奏章……
整天为了作业搞得身心疲惫……大概吧?
好了我又开始唠叨了

emmm发个即兴作画(才怪)证明一下自己还活着……hhhh

心情复杂……JPG.

现在才发觉时王的背景设定和我的原创的奥设的背景贴合度很高啊……
感觉有点想放弃这个构思了快三年的原创奥文章了……
因为有点害怕发出来会被大家骂成“抄袭狗”什么的……
唉……有点倒霉呢……
也许剧情也会有点相似也说不定……
不过如果剧情真的很相似的话,我就只能发发同人文了……
毕竟东大妈是专业的,而我只是一个业余的路人而已……相同剧情的作品只需要一个就够了……
算了算了,不乱想了……
上次还被同学误会说我的原创奥设的手臂是抄袭《宝石之国》的法斯的合金手臂来着…………
突然怀疑东大妈是不是有读心术,然后刚好躺枪的是我……再要么就是我的构思太大众化了……
啊……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让我放弃这个原创故事的话,有点困难啊……
发出来怕被大家骂,放弃的话又舍不得……毕竟构思了三年了……
emmm……
各种心情复杂各种纠结……

以上

很抱歉浪费你们的时来看我在这里唠叨,以及如果真的有小伙伴看到这里的话,我希望不要因为我的这些发言而让你们产生误会,真的,再者就是,很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真的真的非常感谢,只是想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希望不要影响到你们。

2018.9.18.Ghost△

突然的想法

总感觉按zi-o的这个设定来的话,有一种结局很有可能是自己打成为魔王的自己然后拯救世界的既视感……
当然这是我瞎猜的……毕竟东大妈的剧情一直都不按常理出牌(个人想法)……
不过在正片还没有结束之前,是不能轻易下定论的呢,万一打脸……hhhh

无意中翻出了初二时画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虽然女儿的设定还没定下来……
p1—p4儿子菲格雷
p5—p8儿子斯菲特
p9—p10女儿卡雷娜(未完善)
一想到自己的奥设从初一开始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想好……啊……欲哭无泪……_(:з」∠)_

就是发发牢骚而已……

昨天早上去医院检查了一下,检查出我有胆结石症状的前兆了,说是胆囊里有沉积物,然后大夫让我尽量吃清淡点的,还让我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给我开了两副药,其中一个是消炎利胆片,如果我再不注意好好吃饭,这副药我可能要吃一辈子……
啊……其实让我控制饮食不规律的坏毛病和吃药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弱啊……
实际上都怪我自己,不是我的话,我的身体怎么会垮呢……
好吧……我现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自己了……
现在我是家里唯一一个还算健康的人,如果我倒下了,家里人怎么办……
控制情绪……让我一个常年悲观的人强行乐观起来吗?
感觉……有点难啊……
九年级的压力果然不是盖的,我现在体会到了。
好累啊……
虽然我知道还有很多人和我一样,但是……
唉……
好了好了,不唠叨了……
还有作业要写,就说这么多吧……

2018.9.9.Ghost△

每日音乐推荐

嗯……怎么说呢……

是一首听着莫名安心的歌,也很温暖。

就像是对我们的安慰一样。

每日音乐推荐

假面骑士specter深海诚出场曲

啊~自带出场BGM的男人

虽然specter第一次登场的时候,那张苦大仇深的脸把我吓了一跳没错…………
对比一下ghost呆萌呆萌的脸,specter的脸可以说是很微妙地有一种父亲的既视感……(大雾)